热门文章

孔乙己续写(汇总)

  《孔乙己》小说续写

  【范文1】

  柜台上也或多或少地蒙上了灰尘,惟有掌柜的算盘倒还干净。店里的境况也似这冷风,一天不及一天,粉板上就惟有“孔乙己欠十九文钱”还未抹去。

  掌柜每每拨完算盘,总瞅着粉板发愣,不时重重的叹气,嘴里喃喃着:万不该赊给他!

  店外的梧桐树上,那几片残叶也不知何时在冷风中消逝了。冬季日短,又是阴天,故而天色很早就阴暗下来,竟又下起雪来,雪花大的有梅花那么大,满天飞舞,夹着烟霭和忙碌的气色,将鲁镇笼成一团糟。

  腊月二十以后,鲁镇上可就忙碌了起来。掌柜也在店门上贴了大红纸,店内设了香案,摆满祭品,点起红烛,掌柜不住地向香案上的菩萨磕头,嘴里也不知念些什么。

  一天的下午,生意不好,掌柜刚叫我关门,我也想趁此进屋取暖,然而一抬头便瞅见了对面的孔乙己 。我这回在鲁镇所有的人们中,改变之大,可以说无过于他了:花白的胡子全变灰了,夹着片片雪花,死尸似的脸上瘦削不堪,毫无血色的开裂的嘴唇,使得他活像一个木雕;只有他的眼睛转动,还可以表示他是个活物;长衫不见了, 蒲包也四分五裂,唯一保暖的,也只有身上缠的几圈草绳;盘着的腿上放着一个破碗——空的,又乱又脏的已搓成绳状的头发散在头上,很像个疯乞丐:他分明已经完全是一个乞丐了。

  他用了很长时间从柜台对面爬来,嘴里直呼噜着热气,稍一休息,便从胸口好不容易搜出五文钱,用开裂的手捧给我。他的嘴唇微微颤动,许久才翻出一丝细微的声音:“温……酒,……茴……豆……”

  掌柜听了动静,探出头来,惊奇地问:“孔……孔乙己么?你没有……?”但终究是大年天,掌柜没有说出那个晦气的字。他回头看到粉板,嚷道:“还欠十九个钱呢!”孔乙己嘴唇蠕了蠕,但始终没有出声。掌柜见我在温酒,又嚷开:“酒不必给了,就算还上了四文!……豆么?收半价,一文一碟,谁让我是善人,要积点德呢!”

  孔乙己张着嘴怔怔的坐在地上,直着双眼看掌柜。直到隔壁又响起和谐的拨珠的“啪啪”声。我暗地里多加了豆,弯下腰递给了他。他的长指甲断了,手也冻得几乎捏不住豆,有时夹起刚到嘴边,手一颤,又滚落到远处。他见我在瞧他,便不去理会那掉了的豆;待我一转身,他便飞快地将它抢到碟里,伸开拇指和食指夹住,送进嘴里。我又看见他时,他便又不去理会它了,似乎不屑一视。我见状,想笑又不能够笑。

  吃完豆,他便又爬了出去。也许他就是这样天天爬着过活的。他在人们的记忆中,似乎已经销声匿迹了。他的境况,便是最慈悲的念佛的老太太们眼里也不再见一点点泪迹了。他也许未必知道,他的境况经过人们的咀嚼鉴赏了许久,早也成为了过去,只值得烦厌和无聊。在掌柜的催促下,我关上了店门。掌柜也自然忘不了在粉板上写下“孔乙己,欠十五文钱。”

  过年了,远近的爆竹响了起来,看到了豆一般大的黄色的灯火光,接着又听到了毕毕剥剥的鞭炮声,掌柜也笑眯眯的过年了。合成一天音响的浓云,夹者团团飞舞的雪花,笼罩了全镇。就在这举家欢乐的时刻,店外被人们淡忘的残树,在冷风中“啪”地折断了,埋在雪地中……

  次日,人们发现了孔乙己的尸体。他的破夹袄不见了,手里捏着几文大钱,倒在了离当铺不远的路边。掌柜和众人在不住的咒骂:“早不去晚不去,偏偏在这时去了,真是晦气……”“灾星呀!大年天儿就不吉利!阿弥陀佛!”掌柜骂也骂了,又叹起气来:“可惜了我那十五文钱。”他见了孔乙己手里的几文钱,便又嚷开:“这手里的几文,想必是来还我的,我也暂且收下了,安了这个去天国享极乐的心吧!”说罢,便捋起了袖子,用指甲将钱夹起,放在掌上,掂了掂,露出了一丝笑意,又摸出了佛珠,念着走了。众人也一哄而散。雪地中只剩下他那又瘦又黑又冰冷的僵尸。

  爆竹又响了起来,天空又闪起了黄色的火光,毕毕剥剥的声音响得震天!

  【范文2】

  孔乙己喝下酒,身上有了些暖意。他在人们的哄笑声中离开了咸亨酒店,顺着原路,靠着自己的双手,撑起自己的身体和那条已被打折的双腿,在泥泞的地面上爬行着,一点一点,慢慢地爬出酒店,身上、手上沾满了泥。几个邻居的孩子停止了游戏,看到孔乙己,一齐涌上来,围住了孔乙己。他们向他要茴香豆吃,孔乙己慢慢地抬起头,摇头叹息道:“没有!没有!有哉?没有也。”于是,这一群孩子又都在笑声里蹦蹦跳跳地离去了。

  孔乙己继续用他的手,艰难地爬行着,周围异样的目光,麻木的神情,也只是驻足看看笑话,而后继续走他们的路。偶尔走过来几个“短衣邦”,嘲笑着对他说:“孔乙己,你又偷东西了!”孔乙己已无力争辩,只管“走”自己的路。“怕是又偷到哪个举人家里,被人家打折了腿吧!哈-哈-!”刺耳的笑声从背后传来,孔乙己顿了一下,继而又低着头“走”了。

  寒风袭来,枯藤老树在风中摇曳,人们匆匆走过,寒风中只有孔乙己瘦弱的背影,和他那两条早已残废的腿。

  突然,孔乙己的身体扑倒在地上,他挣扎着,努力试着用双手再次支起来,却又倒下,最后,终于再也爬不起来了……孔乙己死了。

  孔乙己的尸体横在路上,行人们行色匆匆,寒风吹过,周围像死一般寂静。

  【范文3】

  孔已己‘走’出咸亨酒店后,趁着街上没有人,走进了一条小胡同。路崎岖不平,手被磨出了水泡,腿也疼得厉害。只好停在一边。

  小孩子走过时,发现了孔已己,便围住了睁大眼睛看着他。孔已己被人盯着觉得有失身份,便道;‘非礼勿视,非礼勿听,快回家去吧。’小孩子不仅不走,反而被逗笑了,孔已己也跟着笑,笑着便哭起来,刮来一阵大风,冷风顺着孔已己的破夹袄钻进去,小孩子也都缩紧脖子赶紧回家,又只剩下他一个人了。

  风不住地刮着,孔已己只好缩成一团。寒风瑟瑟,独子又咕咕地叫起来,孔已己想睡着来暂时忘记疼痛、寒冷,可是睡不着。只好蜷着不动。半夜又下起雨来,孔已己的湿衣服贴在身上,腿上的伤疼的更加厉害了,孔已己在呻吟中结束了他的一生。第二天人们经过胡同时发现了孔已己,像发现了怪物一样地逃开了,此后,这条胡同再没有人走过,孔已己的尸体也没有人管。

  初春过后,积雪融化。臭味弥漫在天空中,久久没有散去。

  【范文4】

  ……不一会儿,他喝完酒,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,坐着用着手慢慢走出去了.

  出了咸亨酒店的大门,他茫然了,低着头做贼似的望了望四周。昏暗的大街上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。他不由自主的望向丁府,许久未修理的指甲深深陷入泥土,当他看见自己一身污秽和化了脓的脚,不禁一颤,低下了头。

  他漫无方向的“走”着,只求离开这里。突然手旁有了一串铜钱,大约有十几枚。他捡起那一串铜钱,口中咕哝着:“君子不收嗟来之食。”说罢,抬手就要扔。但他摸了摸已饥肠辘辘的肚子,望见了失去知觉的腿,手不禁软了下来……蓦地,手中的铜钱被人踢飞,“这不是‘上大人孔乙己’吗?我跑得快,钱便掉啦!

  孔乙己注视着有新添了伤痕的又黑又瘦的手,低下了头,颤抖着走啦,身后传来了“哈——哈——”的笑声……

  【范文5】

  无情的秋风一次又一次地摇晃着树木,一片又一片的落叶在空中飞舞着,飘零着。现在已是黄昏,残阳如血。

  孔乙己正在众人的取笑声中与鄙夷的目光中艰难地向前走。冰凉的地面不停地刺激着他的双手,但为了赶快逃离这取笑他的人群,他只好用尽力量,艰难地往前走,可他却并不知道,自己要到何处去……

  天,渐渐地变黑了,秋风越来越凉了。已经走累了的孔乙己艰难地走到了一棵树旁坐了下来,并深呼了一口气。瑟瑟的秋风使他不禁地裹紧了衣服------裹紧了那件薄薄的破夹袄。本来就已经够脏够破的衣服上又留下了两个巴掌的印记。

  风,吹着他那乱蓬蓬的头发,遮住了他的双眼,他便闭上了眼睛,把头低了下来。不一会儿他居然昏昏沉沉地睡着了。在梦中,他治好了腿,而且还在一次考试中中了个状元,当他穿金戴银的坐着八抬大轿来到丁举人面前与咸亨酒店时,无论是丁举人还是咸亨酒店的掌柜与那些曾经取笑过他的人,都低三下四的跪在他的面前。他笑了,大笑起来,从所未有的大笑起来……

  从此,再也没有人见过孔乙己,因为那一睡,他在也没有醒来……

  【范文6】

  于是,孔乙己在旁人的说笑声中坐着用着手"走"去了......他走到一条小溪边,忽然感到很口渴,就低头想捧点水喝。当他看见水面自己狼狈的倒影时,不禁憎恨起丁举人,表情狰狞的说道:"这个丁举人,真是......诶,算了,君子不记小人过也."

  这时,天空下起了细雨,孔乙己抬头看看天,喊道:"难道老天也跟我做对吗?!"但他苦于无奈,又低着头慢慢的"走"去,他的手深深的陷入泥土里......

  他来到街边,想坐一会儿,这时,一个路人给他扔了3个钱,他虽然很不满别人把他当成讨钱之人,但转念一想,这样也好,反正自己现在身无分文,于是就坐着"等"钱。这时,几个认识孔乙己的人看见了他笑着说:"这不是上大人孔乙己嘛,怎么讨起钱来了?"孔乙己不说话,只是瞪了他们一眼 ,他们便笑着走了。

  过了几个时辰,天已经黑了,孔乙己数了数钱,一共9个钱,心想:"能喝两碗酒,外加一碟茴香豆,妙也,妙也。"他向马路对面走去,这时,几个醉汉走过来,看见了他,就嘲笑他,孔乙己一生气,就说:"你们这群没念过书的笨蛋。"他们一听,很生气,上去就打了他一顿,还把他身上的钱拿走了,孔乙己就昏沉沉的睡着了,谁知这一睡就再没醒来。

友情链接

© CopyRight 2021-2023 写作文网http://www.qdzkbzj.com/

联系我们邮箱:137869361#qq.com

声明:部分文章摘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,麻烦告知删除。